標題: 發文

  近日我們有些佛弟子,把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丟在腦後,不知修行,不知以公告去鑒別正邪,只知道翻弄是非、搞矛盾,口說修行,實際上跟自己的言行不統一,成為假修行、假學佛,嚴重違背公告。希望佛弟子們把世界佛教總部《聖德高僧們對提問的答案》(聖德高僧們的三十五道重要答覆) 認真熟讀,落實在行動上。9月20日我們總部的主席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圓寂了,他在公告中已經說了他要圓寂,大聖德就是大聖德,說到做到,確實不能做我們覺行寺的住持了,而且也表明等不到古佛寺的奠基,他說等到最後一場法會,他會儘快圓寂,不會耽誤時辰,他說到做到。他是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本尊法,達到了生死自由,像他這樣精準的生死自由,應無所住,說走就走,實在是百年難見的大聖德,從公告中的斷言,已經徹底證明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舉世無雙。現在望大家把《聖德高僧們對提問的答案》(聖德高僧們的三十五道重要答覆) 轉發,深入學習,學懂、學通,以滋長我們的正知正見,更好地利益更多的眾生。

慚愧比丘尼釋證達
2018年9月22日

附: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和綱要.pdf

上證下達上人率眾關懷教養院 致贈有機南瓜與物資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總住持孺尊證達上人平素慈悲利生護生,2015年於苗栗開始籌備啟建覺行寺,繼去年中秋參訪新苗發展中心及苗栗華嚴啟能中心,今年再次率同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以及覺行佛教協會眾多信眾等一行人,於 107 9 12 日上午分別到財團法人苗栗縣私立明德教養院及苗栗廣愛教養院秋節送暖,落實地方關懷。此次參訪除了贈送加菜金,除致贈日用品、食品等表示關心,苗栗縣是全省有機栽種面積全省之冠所在地,證達上人特地贈送含有生態、生命、生活~三生融合富含關愛生命意義的有機南瓜,期盼院中所有學員健康,生活平安吉祥!

  廣愛教養院董事長牛夢霞、負責人牛廣仁於民國83年即投入身心障礙者的教養工作,20多年來全身心致力於收容照顧18 歲以上的身心障礙者,秉持「廣開善門接納天下同胞,愛心永被造福萬物蒼生」的宗旨,無私付出,輔導身障者生活技能、就業,並帶動學員在大湖街上掃街, 推動社區環保回收,致力於提供身心障礙者在地化、社區化及全方位服務的努力與付出;苗栗縣私立明德教養院董事長呂鈺來以『受於眾託、施於社福』使命,落實關懷及以照顧社會之身心障礙者為己任,致力於提供身心障礙者優質化照顧服務及學習環境,證達上人參訪時對於牛廣仁、呂鈺來兩位負責人表達敬佩之意。

  弘法足跡遍及海內外,榮獲西班牙人道大十字勳章的證達上人表示,關心社會,慈悲眾生,是所有佛弟子應該要做的佛法事業,以具體的行動關懷弱勢族群,提供適時的幫助與溫暖,更是所有佛教徒的基本行持,為弘揚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釋迦牟尼佛教法,證達上人將於苗栗市南勢里宗教合法用地興建「覺行寺」,預計明年動土,預期將為苗栗帶來一股新氣象!秋節前夕的關懷慰問是一個拋磚引玉之行,未來「覺行寺」落成後,不但是一個學習到如來正法的佛教聖地,中華國際佛教聞修正法會、覺行佛教協會都將跟隨證達上人無私利眾的典範,落實關懷社會促進社會祥和與溫暖人間的行持。

  與兩中心的院生、長者一起提前歡度中秋,證達上人除關心其生活起居,並勉勵院生勤勞學習,培養自己的能力,將來可以自食其力回饋院方和社會。為普利眾生,覺行佛教協會恭請證達上人主法,將於107113~4 日假臺北和平籃球館舉辦《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佛誕法會》,祈求風調雨順、安樂吉祥、國泰民安,主辦單位表示,歡迎苗栗地區信善同往共沐佛光,苗栗縣民能更加安居和樂!

證達上人率眾關懷明德教養院與呂鈺來董事長及院生合影

與廣愛教養院負責人牛廣仁先生合影

ba18abb8-ae5d-4725-84e3-eca51e29c23c (1)

證達上人期盼院中所有學員健康,生活平安吉祥!

縣府新聞 孺尊證達上人秋節關懷本縣身障機構慰訪之旅

佛弟子 釋證達阿旺德吉            2017年8月31日

        所有的佛弟子們,我這一次離開大陸到台灣,又在八月二十五日到了美國。為什麼我要及時離開台灣呢?是因為我要去趕一個大事因緣,我知道趙玉勝居士的圓寂時間到了,我必須快趕才能趕到。結果,等我趕到時他已經圓寂,剛剛送到殯儀館。他的成就是學到了至高的大佛法,生死自由!我有幸為他轉了一些咒,誦了一些經,他的成就境像非常殊勝。我希望所有的佛弟子也同沾法喜,為他做一點佛事,誦經持咒。哪怕能唸誦阿彌陀佛佛號108遍,或千遍萬遍,都是很好的。記住,要迴向給趙玉勝聖德,他現在已經成為聖德了。希望所有的佛弟子真真誠誠學佛,秉持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南無釋迦牟尼佛的教導,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做一個遵紀守法持戒嚴謹的佛弟子。阿彌陀佛!

 

                佛弟子 釋證達阿旺德吉

                      2017年8月31日

我向證達上人學觀音大悲加持法的原因

我慚愧比丘釋智壯不打妄語,是我的戒律,說來已過20年了,那是在1997年,我在中國成都有因緣聽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説法,說到  觀世音菩薩菩提聖水楊枝淨水的作用,當時我合掌請示   佛陀,我們有沒有因緣學這個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個法是觀世音菩薩大悲加持法,當時學,當時就會讓接受者見到境界,但是最重要的不是生起次第,而是後面的圓滿次第,就是修成菩提聖水。

我合掌請示我們有沒有資格學這個法,   羌佛說佛法就是拿來利益眾生的,怎麼沒有資格?我説今天我能不能求學這個法呢?  羌佛說那當然可以,我會教你,你放心,等你自己去買一個你喜歡的裝水的鉢,這裝水的東西,不要讓我提前看到,改天來我就教你。 我又說,現在我停放在外面的車上,就有一個裝水的器具,能不能今天傳我的法?  羌佛說那你拿來吧,我當時去車上取來水瓶,  羌佛說怎麼是個水瓶啊?我恭敬地回答這就是我喜歡的法器,  羌佛說好吧!你就用這個,你拿去把它洗乾淨,裝滿一瓶水來,我把瓶洗乾淨,拿進了佛堂,  羌佛譲我坐在一丈遠以外的地上,把瓶放在我面前的小桌上,就這樣  羌佛師父就回到祂的座位上修法,口中唸到  南無觀世音菩薩,施給弟子貢拉菩提楊枝聖水吧,那神奇無比的水從瓶蓋流了出來,  羌佛師父在一丈遠處指示它向我的方向流來,我聞到異香撲鼻的味道,就這樣我把穿鉢的聖水一口一口地吃掉,受到了菩提聖水灌頂,  南無  羌佛師父對我說今天先給你灌頂,這是百千萬人難遭遇的,以後你的因緣成熟,成了比丘後,再教你學這個觀音大悲加持法

20年過去了,我終於高興地出了家,受完三壇大戒,我再來向  佛陀師父求觀音大悲加持法時,已經晚了,因為  羌佛見到一些人學到觀音大悲加持法,拿去騙色,騙財,已經決定不再傳這個法了,但是又同意過我學這個法,怎麼辦?所以就指示證達上人來教我這個法,  羌佛在2016年的錄音帶中說,觀音大悲加持法不論什麼人,當時學當時就能加持人,但是這個法最重要的是要有傳承,否則就修不起菩提聖水,還說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波旬魔王就派他的魔子魔孫來冒稱觀音大悲加持法,傳受給世人,也是當時學當時會,加持產生現象,那是魔修的法,是假的觀音大悲加持法,是魔力,不是佛力。 如果是要分清魔力,還是佛力,要看修法時,設供的有我的傳承法相沒有?只要沒有供傳承法相,就是魔子魔孫,就是波旬魔王的加持法。 包括我傳的法,一當有弟子走火入魔了,也就失掉了傳承,波旬魔王馬上接著讓他來冒稱觀音大悲加持法,但是魔的法,表面能有加持現象,凡是修魔法的人,修不了弟子隱密帶來的法器,就是無法菩提聖水穿鉢,而且加持的供養金,也不會拿去放生和做好人好事,這就是邪魔的法了!

羌佛師父說智壯我不會再傳這個法了,你去向我的弟子證達阿旺德吉學觀音大悲加持法,我會叫他教你,因為沒有傳承,就會成為魔法,你必須要有傳承的依靠,就這樣,我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接受了證達上人的觀音大悲加持法的傳承,正統血脈。證達上人真誠地把觀音大悲加持法的傳承教給了我,我非常感恩觀音大悲加持法的第二代傳承師證達上人,我出家剃度的自凱師父,我受戒的金剛阿闍黎星雲大和尚,說戒阿闍黎心定和尚,羯磨阿闍黎心保和尚。我依其根本成就,受到如來大法,讓我獲得佛法境界,認知法界真理的根本本尊師父是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恩師。

决不允許陳寶生詐騙集團胡編亂誹謗三寶之一的僧寶証達上人

决不允許陳寶生詐騙集團胡編亂誹謗三寶之一的僧寶証達上人

陳寶生你不僅壞的無法理喻,更是太愚笨了。本來就此放過你了,可是你非要安排一批詐騙集團成員出來,幫你往死路上加速推進。証達法師是一個清淨修行的出家人,是佛教三寶之一的高僧,受人敬重的典範,就連著名的聯合國大使都不當而出家拜星雲大師為金剛上師、在佛光山受三壇大戒的智壯法師都向証達上人求學,智壯法師比你陳寶生高出千倍的善根,還無限尊敬上人,你陳寶生比起智壯法師,無非是九牛一毛都不如,你竟然還胡編亂誹謗三寶之一的僧寶,上人為你們講明了南無釋迦牟尼佛在經書中說法的規定,也摘引經書讓你們一清二楚,你們不但不聽,還公開對抗佛教,誹謗僧寶,與佛陀經書大唱反調!既然你陳寶生安排人來推你,那我也就改變放你一馬的主意,幫你一把看看。陳寶生的謗佛誹經、殘害詐騙、色狼成性的罪已經是十惡不赦了,是你安排莫雪花等人幫你往死路上加力猛推,才會是今天的結果!陳寶生你不覺得你的假聰明太過頭了一點嗎?你的這些人繼續這樣推你,會是什麼結果,你都不明白嗎?雖然你已經是罪惡滔天,但還是勸你放下自創的邪教,懺悔改惡向善,不可再存騙色騙財、傷害他人的心態了。

慚愧佛弟子 澤仁多吉

2017年7月10日

略說佛陀的三十二大丈夫相和羌佛然何於相

略說法报化三身和羌佛然何於身

我身為比丘尼,本不該論之你等是非,我出家的目的,是為了徹底從於佛教,依止佛陀教法,得到成就而了生脫死。我為求正法,捨棄了我的世間一切,赴美求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經過重重考驗,我才正式成為南無羌佛的弟子。這些年,不用說,我見到了真正古佛在世的本質。出家人雖然遠離紅塵是非,但維護佛教正法、保護眾生慧命是修行人最基本的行持,所以該說的心裡話必須說,緣於必須以利益眾生為務。

陳寶生這一眾生,犯下了闡提重罪,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但為什麼還有少之又少的一小撮人跟著他呢?很多人都在說要趕快讓這些人醒悟回頭,我要說的是不太可能,因為這是本質上的問題。就類似於白骨精,就算把白骨精擒拿了,牠的小妖幫兇同樣還是妖孽的本質,不會改變的,這直接牽涉到善惡體性和利益的關係。

我是陳寶生考試時十七位百題閱卷師之一,陳寶生的佛教知識水準和素質,包括他的百題經律論試卷,我作為他的閱卷師,不得不說,他的經教基礎、三藏水準確實差得一塌糊塗,是一個佛教、佛學、佛法的外行。他的那批所謂陳寶生教派的弟子,也就是破壞佛法的那一小撮人,一開始就犯下了根本罪,欺師滅祖,毀滅諸佛之師普賢王如來、多杰羌佛、十大金剛法像,這已經是洗不清的闡提罪,而緊接著,毀法音、滅佛書、直接對抗釋迦牟尼佛經藏。

《金光明最勝王經》說:「……世間伎術五明之法。皆悉通達。善男子。是名菩薩摩訶薩成就智慧波羅密。」《菩薩地》也說:「一內明,二因明,三醫方明,四聲明,五工巧明,當知即是菩薩慧之本性。」然而陳寶生及其邪教派弟子,根本不依釋迦牟尼佛鐵定在經書中的說法,自說一套,這就鐵證說明了他們已經是明擺著的對抗釋迦佛陀的邪教,且邪教的基礎築得一天比一天陰沉,一天比一天黑暗。最近尤為明朗化,直接公開反對釋迦牟尼佛的教法。釋迦世尊在很多法義中清楚表明了佛陀具有法報化三身,法身等虛空,廣遍法界無邊;報身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種隨行莊嚴,六十四圓音等,身居報身佛土;化身無量,即無具體數量之意,應眾生之法緣而化顯,非為法身相,非為報身,正如《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釋迦牟尼佛讚歎觀世音菩薩(古佛正法明如來):「善男子!若有國土眾生應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現辟支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聲聞身得度者,即現聲聞身而為說法;……應以婆羅門身得度者,即現婆羅門身而為說法;應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得度者,即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而為說法;應以長者、居士、宰官、婆羅門婦女身得度者,即現婦女身而為說法;應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現童男、童女身而為說法,應以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現之而為說法;應以執金剛神得度者,即現執金剛神而為說法。」

佛陀的化身相與報身相完全是兩回事。《合部金光明經》卷一三身品曰:「一切如來有三種身。菩薩摩訶薩皆應當知。何者為三。一者化身。二者應身。三者法身。」該經又說:「如來相應如如如如智願力故。是身得現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項背圓光。是名應身。」應身又名報身。報身佛位居報身佛土世界,例如釋迦牟尼佛的報身居於華藏世界,此佛土世界中有諸多菩薩,他們是報身佛所教化的對象。《宗鏡錄》卷八十九載:「自性身、受用身、變化身稱為三佛身,此即法、報、化三身:1.自性身,諸佛如來具無邊際真常功德,是一切法平等實性,即此自性,又稱法身。2.受用身,又分二種:(a)自受用身,諸如來修習無量福慧,起無邊真實功德,恒自受用廣大法樂。(b)他受用身,諸如來由平等智示現微妙淨功德身,居純淨土,為住十地菩薩眾顯現大神通,轉正法輪。3.變化身,諸如來以不思議神力,變現無量,隨類化身,居淨穢土,為未登地諸菩薩眾及二乘等,稱其機宜,現通說法。」

看明白了嗎?報身三十二相,是佛陀的受用身,「居純淨土」,唯報身佛土方可呈顯,唯十地以上菩薩方可得見。凡夫世界所能見到的佛陀,只能是化身,化身才是「居凈穢土」。可是,陳寶生及其邪教弟子,明知經書中佛陀已經規明,卻非要把化身與報身(應身)混為一談,來矇騙不明法理的人,行其妖言惑眾、破壞佛法,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三十二大丈夫相。這樣的說法不僅自爆極度的愚癡無知,更是徹底違背了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其實,不要認為牠們是藉此有意侮辱羌佛,他們的目的不全在此,他們的真實目的,是故意對抗佛教,誹謗南無釋迦牟尼佛,與佛經全相徑庭,背道而馳。

大家要明白,這個世界,是五濁惡世,是娑婆世界,不是報身佛土。報身佛土是唯一呈顯佛陀報身三十二相的地方。釋迦牟尼佛在此娑婆世界,也沒有三十二大丈夫相,比如三十二相之金色身相,那是怎樣的金色身相呢?《大智度論》中說:「問曰:“何等金色?” 答曰:“若鐵在金邊則不現。今現在金比佛在時金則不現。佛在時金比閻浮那金則不現。閻浮那金比大海中轉輪聖王道中金沙則不現。金沙比金山則不現。金山比須彌山則不現。須彌山金比三十三諸天瓔珞金則不現。三十三諸天瓔珞金比焰摩天金則不現。焰摩天金比兜率陀天金則不現。兜率陀天金比化自在天金則不現。化自在天金比他化自在天金則不現。他化自在天金比菩薩身色則不現。如是色是名金色相。” 」這樣的上妙金色,世間詞彙根本無法形容,這哪裡是凡夫世界所能見到的呢?又哪裡是謗佛誹經的黑業之人有資格見到的呢?三藏十二部哪一部經論裡面有記載釋迦佛陀在此世界日常所顯的,是這種連他化自在天的金色都相形見絀的金色身呢?而事實是,釋迦牟尼佛住世時,日常所顯的是悉達多太子降生到這個世界一直慣有的相應人類眾生的色身相。

再比如三十二相之廣長舌相,於報身佛土,其舌伸向無窮際世界,應菩薩法緣而為說法。記住,報身之相是應於菩薩法緣而現,非汝等之流。如果釋迦牟尼佛於此娑婆世界便具廣長舌相,那就不必行走於印度各地攝化眾生,更不必有後來攝摩騰、築法蘭跋山涉水到中華大地傳法的辛勞,因為佛陀只需施展廣長舌相,不需移動身體即可說法度化各地眾生了。

凡夫眾生是見不到佛陀報身三十二相的,為什麼?業力、因緣所致。《大智度論》中說:「佛外因緣具足,有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無量光明莊嚴其身,種種神力,種種音聲,隨意說法,斷一切疑。但眾生內因緣不具足,先不種見佛善根而不信敬,不精進持戒,鈍根深厚,著於世樂。以是故,無有利益,非為佛咎。佛化度眾生,神器利用,悉皆備足。譬如日出,有目則覩,盲者不見;設使有目而無日者,則無所覩,是故日無咎也。佛明亦如是。」意思就是佛陀具足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種隨行莊嚴,無量的光明和莊嚴,有種種神力、妙音,說法隨意自在,能斷一切疑惑,佛陀渡生的外因緣是具足的,但是,眾生的內因緣不具足,因不恭敬、不淨信佛法而沒有種下見佛的善根,不精進持戒,貪著世間享樂,而導致鈍根深厚,不能見到佛陀的種種莊嚴,不能得到種種佛法利益,這不是佛陀的問題。佛陀渡化眾生,具足一切聖量和法門,譬如太陽光,明眼人能見到,盲人則見不到,明眼人遇上雲層遮住太陽也見不到,這都不是太陽的問題,佛陀的光明也是同樣的道理。眾生見不到佛陀的三十二相,不是佛陀的問題,是眾生的業力和因緣所致。

但在佛經中,的確有記載普通眾生見到了佛陀的報身莊嚴,這就如同黃輝邦居士見到了佛陀報身相,如同趙玉勝居士見到了阿彌陀佛的報身相,如同隆慧法師所見到的佛陀報身境相,如同候欲善居士圓寂前到極樂世界所見阿彌陀佛圓滿聖相,如林劉慧秀居士所見佛陀報身相,那是特殊的因緣及致誠之三業成熟,和合緣起造成的福報。如果因這個別特殊的因緣而得出佛陀在五濁惡世即現報身三十二相的結論,就實在是毫無邏輯常識、愚笨無知到極點了。

在後人的佛學文論中,有的因為無知把報身三十二相與化身混淆,有的是出於贊佛功德而將佛陀化身美化為三十二相,但都不能代表佛經正理。釋迦佛陀在世就沒有顯現報身相,即便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展顯,也非無緣者所能得見。

佛陀的受用自在,不是凡夫意識所能揣度的,連神仙的受用,凡夫尚且只是偶有聽說,更何況與宇宙同體的佛陀的報身受用,凡夫斷斷沒有資格指手畫腳。比如佛陀之八大自在身,僅就一塵身滿大千界這一條,大千界包括了三界六道及三界六道之外的多少個世界?娑婆世界的凡夫如何得知?如何揣度?如何看得到?你身處一個凡夫小世界,如何能斷定佛陀有沒有在哪個世界渡什麼眾生?觀世音菩薩現人非人等相去渡眾生時,凡夫如何得知?南無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化身或許此刻正應人非人等說法,你如何有此慧眼、有此法緣、有此善根能知道?

佛法的道理何其深奧,憑你們黑業充滿的邪教害生頭腦,是學不懂佛經的。比如,佛陀的報身與化身,在眾生位,是二非一,在佛陀自受用位,是一非二。如《合部金光明經》所說:「化身亦應身,住有餘涅槃如來之身」,此乃佛陀全資大用的境界,報化一體無二,當下即是淨土的境界,也正是趙玉勝居士所見西方極樂世界與當下凡眼所見世界共存共在、互不相礙的境界,這樣的殊勝境界,若非特殊法緣,凡夫莫說親見,連想象都困難,又哪裡是你們幾個謗佛毀法、黑業纏身的闡提罪子能見到的呢?這樣的理和體,你們不能了知,因為你們沒有智慧,但無知不可恥,無知假裝有知,就非常可恥,不懂裝懂是人品中最下等的。比如你們荒唐地提出什麼五明跟佛陀八大自在身哪個厲害?以為這樣就能為陳寶生拿不出五明找到一條出路,以為這樣就能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實在是無知愚癡得無以言狀。五明與佛陀八大自在與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等等,都是佛陀本自具有的,都是構成佛陀覺量的部分。然而,佛陀的八大自在受用、三十二相報身莊嚴等,對於凡夫而言,是無從得見而了知的,如經所述,三十二相須十地以上菩薩才能得見。也正因為如此,佛經中釋迦佛陀才一再強調五明之重要,因為五明是菩薩慧的本性,又只有五明智慧的顯現是凡夫眾生所能了、能知、能見、能唯一掌握的鑒別聖凡的最強利器。這也就是為什麼藏傳佛教中,五明是最為重要的修習內容之一。這也就是為什麼我這個慚愧比丘尼和其他眾多修行人,發正信心依止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原因,因為我們遵奉釋迦牟尼佛的教法,依五明成就鑒別聖凡,我們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登峰造極的五明成就中,看到了真正的佛陀覺量,祂的無可非議的圓滿五明就是我們按照世尊說經擇決依止以達了生脫死的標桿。

陳寶生及其邪教派弟子們,斷章取義亂用經書,不僅不能代表你們是佛教徒,反而自爆外道愚癡之相,更是造罪侮辱佛經。你們若想真正學得佛經中的正理,須如《原則的奉告》中所述,先正心誠意,發大懺悔心,發純淨心,遠離闡提惡業,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方可筑下求得正解之基。當然,你們如果想從經書中找出為陳寶生的罪孽解套的依據,是不可能的,因為佛經不可能站在闡提罪人的一邊。你們要想從經書中找出誹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依據,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與十方諸佛一體無二,理體相融,都是同一個真諦,行持上都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利益渡化眾生。

慚愧比丘尼:釋證達阿旺德吉

2017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