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三錘 – 砸無神通論

如果一種理論的存在,對於人類社會的進步發展毫無實際利益,那麼這種理論的存在是沒有必要的。同理,佛法如果僅僅只是一種理論,而於修行人的行持和成就解脫沒有實際效用,那麼,釋迦世尊傳佛法下來豈不是多餘?佛法的存在目的只有一個:解脫眾生於輪迴。解脫解脫,整天說解脫,到底怎麼個解脫法?難道只是讓人心理舒服自在一些,煩惱痛苦少一些就叫解脫嗎?如果僅只是這個目的,心理醫生就夠了,還要佛法做什麼?

    佛法之解脫眾生是非常實際的,佛菩薩從來不講虛無飄渺的空頭理論。佛法之解脫眾生是身、心全方位的真實解脫,即從現前業報境界的生死流轉束縛中解放出來,而達到身、心各方面的大自在,大快樂,并永恆自在快樂,不再受生死輪迴的控制。比如達摩祖師面壁九年,不用吃不用喝,不受飢渴凡夫身的限制,是爲一種解脫;比如鳩摩羅什可以将一碗針吞到肚子裡,再讓針從毛孔裡跑出來,不受凡夫身體結構的限制,是爲一種解脫;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弟子庫頓尊哲雍仲仁波且,修羌佛所傳明心見性之金剛禪修法,入定二十二天水米未沾,不受凡夫身體結構限制,是爲一種解脫;比如達摩祖師示現圓寂後,遲歸的弟子卻在歸途上跟早已圓寂的祖師相遇,回到寺廟,打開墓穴,墓中空空赫然只有一隻芒鞋,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龐居士,決定離開這世界,高高興興一盤腿就離開,兒子聽說父親離開,說:「那我也走了」鋤頭往田裡一插,站著就圓寂,夫人說把丈夫兒子的後世辦完就離開,果然,辦完後世一盤腿就離開,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四川大學的劉居然教授,跟一個學生随便說好等日本人打到重慶就圓寂,幾年後日本人轟炸重慶的第二天,學生提醒他日本人打到重慶了,劉教授忽然想起跟學生的約定,便說:「哦,說好了的,那我就了生脫死吧!」将手中金剛經一合,站在課堂講台上就圓寂了,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勝清老和尚,本已圓寂,但見弟子痛苦決意再留半年,半年後按時圓寂,且圓寂後數小時又回來一次交代事情,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四川趙賢雲居士,提前從三世多杰羌佛那裡得知自己的圓寂時辰,回老家與親友歡喜告别,後按預定時辰分毫不差結印坐化圓寂,鄰居見到觀音菩薩親自前來接引,且坐化後面色紅潤,栩栩如生,是爲解脫;比如美國侯欲善居士,修三世多杰羌佛所傳唸佛法門,提前到西方極樂世界遊歷一次回來告訴家人極樂世界景象,然後按預定時間往生,家人親見釋迦世尊、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前來接引,是爲解脫;比如禪宗六祖慧能大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禪宗憨山大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三世多杰羌佛弟子開化寺方丈普觀法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藏密第十世班禪大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而且頭髮、指甲繼續生長,均爲解脫;比如四川闕居士,其女奉三世多杰羌佛法旨代師爲他傳法,他修法兩日後化虹光成就,是爲解脫;比如第四世多智欽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傳大圓滿龍欽寧體精髓法給一位漢族高僧,不到兩月,漢僧化虹光飛遷佛土,只留下頭髮和指甲,是爲解脫;如原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将軍聽一位老活佛說第二天早上要離開西藏,将軍便去送行,卻見那活佛端坐大經堂中央,不來接待客人,張将軍正值疑惑,其他僧人來了,圍坐在活佛四周,活佛忽從座位上騰起,又落回原地,第三次騰起時一聲如雷巨響,活佛消失不見,只見一朵紅雲飛去,什麼痕跡也未留下,此乃化虹飛升成就,是爲解脫;比如嘎陀寺曾有十萬僧眾化虹光成就,是爲解脫……太多太多,無法一一列數。

    真實地起到了生脫死的作用,這才是佛法的存在目的。那麼,既然佛法是用來将我們從這個凡夫軀殼中解脫出來的,那麼,修持佛法,自然就應該有超出這個凡夫軀殼的力量產生,這種超凡的力量被我們稱作神通。因此,在佛弟子修行趨向成就解脫的過程中,產生神通是自然而然,而且是必須的,否則就達不到解脫的效果。就如同以上這些世人皆知的例子,每一種解脫都伴随著神通力量的自然展顯。

    最近這個世界,常常聽到有人反對神通,說佛法不要神通,一說到神通就好像犯了他們的大忌,一說到神通好像就成了邪魔外道。這是一種相當讓人詫異的邏輯,翻遍所有三藏經論,找不到任何一句佛陀的教言說佛法不要神通,而且每一部經裡都有神通示現。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人類同伴自作主張改革了佛經呢?改革佛經的事,波旬可是最歡迎的,因爲要革佛陀的命,自然就站到了他的陣營。

    僅就我書桌上現在放著的幾卷佛經,随意翻閱就可看到佛陀菩薩們的神通示現:

佛說《長阿含經》卷一:「爾時。世尊在閑靜處。天耳清淨。聞諸比丘作如是議。即從座起。詣花林堂。就座而坐。」

佛說《長阿含經》卷二:「爾時。世尊於後夜明相出時。至閑靜處。天眼清徹。見諸大天神各封宅地。」

佛說《長阿含經》卷三:「當此之時。地大震動。天人驚怖。衣毛爲竖。佛放大光。」

佛說《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一:「爾時世尊正知正念。從等持王安庠而起。以淨天眼觀察十方殑伽沙等諸佛世界。舉身怡悅。從兩足下千輻輪相。各放六十百千俱胝那庾多光。」

    佛說《妙法蓮花經》卷一:「爾時世尊。四眾圍遶。供養恭敬尊重讚歎。爲諸菩薩說大乘經。名無量義教菩薩法佛所護念。佛說此經已。結加趺坐。入於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是時天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而散佛上及諸大眾。普佛世界六種震動。爾時會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及諸小王轉輪聖王。是諸大眾得未曾有。歡喜合掌一心觀佛。爾時佛放眉間白毫相光。照東方萬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獄。上至阿迦尼吒天。於此世界。盡見彼土六趣眾生。又見彼土現在諸佛。及聞諸佛所說經法。并見彼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諸修行得道者。復見諸菩薩摩訶薩種種因緣種種信解種種相貌行菩薩道。復見諸佛般涅槃者。復見諸佛般涅槃後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佛說《大方廣佛華巖經》卷一:「爾時世尊。知諸菩薩一切大眾心之所念。大悲爲身。大悲爲門。大悲爲首。以大悲法。而爲方便。充滿虛空。遍周法界。入於師子頻申三昧。入三昧已。一切世間。普皆嚴淨。于時此大莊嚴樓閣。忽然之間。高廣嚴麗。遍周法界。金剛爲地。眾寶嚴飾。如意寶網。無能勝幢。列布其中。無數寶華。及眾摩尼。普散其上。一切寶聚。處處盈滿。毘琉璃寶。以爲其柱。光明照世。摩尼寶王。以用莊嚴。閻浮檀金。及諸摩尼。周遍嚴飾。……有菩薩摩訶薩。名毘盧遮那焰願藏光明。與不可說佛剎。極微塵數諸菩薩俱。受彼佛教。從彼佛土道場眾海。而來向此娑婆世界毘盧遮那佛所。悉以神力。出興種種諸供養雲。所謂天華雲。天香雲。天寶蓮華雲。天鬘雲。天寶雲。天瓔珞環釧雲。天寶蓋雲。天妙衣雲。天寶幢幡雲。天一切妙寶莊嚴具雲。皆悉充滿虛空法界。既至佛所。頂禮佛足。以爲供養。修敬畢已。即於東方。化作寶莊嚴樓閣。摩尼寶網彌覆其上。於樓閣中。化作光照十方摩尼寶王大蓮華藏師子之座。諸菩薩眾。各於其上。結跏趺坐。以大如意摩尼寶網。羅覆其身。」

    佛說《大寶積經》卷二十九:「時有菩薩名無垢藏。與九萬二千諸菩薩眾。恭敬圍遶從空而來。……爾時無垢藏菩薩。手持七寶千葉蓮花。至如來所頭面禮足。白佛言。世尊。遍清淨行世界。普花如來。以是寶花奉上世尊。緻問無量。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作是語已。即昇虛空結加趺坐。」

佛說《大佛頂首楞嚴經》卷一:「於時世尊。頂放百寶無畏光明,光中出生千葉寶蓮,有佛化身,結跏趺坐,宣說神咒。敕文殊師利将咒往護。惡咒消滅。提獎阿難,及摩登伽,歸來佛所。」

……

    這只是我随意翻到的幾例。佛說三藏十二部,幾乎每一部經中都有神通示現,包括百業經,世尊講述眾生的前生後世,從多劫以前的宿業往事,到百千萬劫之後的果報,不是神通又如何得知?世尊讚大目犍連尊者神通第一,如果佛法不要神通,世尊爲什麼讚嘆大目犍連尊者的神通本事?還有人所盡知的維摩居士於方丈室中大顯神通的佛經紀實,真是處處神通。

    沒有神通的境界是什麼境界?就是人類日常吃喝拉撒睡,我們認爲正常的眼所見、耳所聞、鼻所嗅、舌所品、身所觸的這個境界,我們就在這個境界中生老病死。而我們學佛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從這個生老病死的境界中解脫出去,不再回來,永遠處在吉祥大樂的佛國境界。那麼好,如果一個号稱來解脫我們的人,只帶來一堆口頭理論,他的所有境界都跟我們一樣,吃喝拉撒财色名食,見我所見,聞我所聞,嗅我所嗅,品我所品,觸我所觸,很明顯他也是屬於這個業報世界的眾生,沒有任何超越這個業報境界的神通本事,請問,他将怎麼把我們救出輪迴?用跟我們一樣的雙手雙腳來救嗎?你以爲救出輪迴就像消防隊員救火搭個梯子扔個繩子就救了?就算是消防隊員都還要經過長時間的特别訓練,都還需要具備比一般人強很多的救援手段和力量才能勝任,何況是要從普通人類看不見摸不著的最大恐怖公敵——死神手中營救?那需要具備什麼樣超凡的能力才堪勝任救度者啊!當我們在病床上呻吟掙扎的時候,當我們無法呼吸,四大快要分解的時候,文字理論管什麼用?就像你的語文老師或者哲學老師或者什麼老師,你跟别人吵架,他們可以搬出一堆道理來支撐你,但黑白無常,死神來鎖拿你的時候,他們束手無策,垂頭喪氣!輪迴像一條大河,眾生在這條大河裡沉淪,僅僅擁有佛學理論的人就如同一尊泥菩薩,一旦身陷輪迴的江河便自身難保,如何談得上救度其他眾生解脫?這不是很容易理解的現實問題嗎?

    任何一種成就,必定伴随著神通的示現。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怎麼到你面前來接引你?跟你我一樣用雙腿從佛國走路過來?佛菩薩駕祥雲踩蓮花飄然而至,那不是神通是什麼?阿彌陀佛将接引的眾生裝進手中的紫金饒缽,這不是神通是什麼?班禪大師圓寂後的法體長指甲長頭髮,不是神通是什麼?修大圓滿成就的人,将身體化爲一道長虹化光飛遷佛土,這不是神通是什麼?就我前面所例舉的那些生死自由的成就者,哪一個不是藉神通之力而成就?哪一個成就之後沒有神通?六祖大師用一方手帕蓋住幾座大山,不是神通是什麼?普欽法師降紅蛇精青蛇精,不是神通是什麼?文殊菩薩變化成乞丐陪同虛雲老法師朝拜五台山,拜到山頂顯現本相,不是神通是什麼?密勒日巴祖師在夜色中騰空飛行,不是神通是什麼?達摩祖師一蘆渡江不是神通是什麼?幼年時的兩位第四世多智欽仁波且将樹木打結,不是神通是什麼?在認證兩位多智欽法王時,有人趁四下無人之際将寫有土登成利華桑波仁波且名字的紙條悄悄藏在袖中,第五世佐欽法王在認證完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之後,随即伸手向那人要他袖中的紙條,這不是神通是什麼?遍智法王阿秋喇嘛爲亡人斷因緣,不是神通又是什麼?

……

    佛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中對舍利弗開示:「復次舍利子。有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能引發六神通波羅蜜多。何等爲六。一者神境智證通波羅蜜多。二者天耳智證通波羅蜜多。三者他心智證通波羅蜜多。四者宿住随念智證通波羅蜜多。五者天眼智證通波羅蜜多。六者漏盡智證通波羅蜜多。爾時舍利子白佛言。世尊。雲何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所引發神境智證通波羅蜜多。佛告具壽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薩摩訶薩神境智證通。起無量種大神變事。所謂震動十方各如殑伽沙界。大地等物。變一爲多。變多爲一。或顯或隐。迅速無礙。山崖牆壁直過如空。淩虛往來猶如飛鳥。地中出沒如出沒水。水上經行如經行地。身出煙焰如燎高原。體注眾流如銷雪嶺。日月神德威勢難當以手抆摩光明隐蔽。乃至淨居轉身自在。如斯神變無量無邊。舍利子。是菩薩摩訶薩。雖具如是神境智用。而於其中不自高舉。不著神境智證通性。不著神境智證通事。不著能得如是神境智證通者。於著不著俱無所著。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薩摩訶薩。達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離故。自性本來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薩摩訶薩不作是念。我今引發神境智通。爲自娛樂爲娛樂他。唯除爲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爲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所引發神境智證通波羅蜜多。」

    佛陀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在佛法正道修持過程中能引發六種神通。爲什麼佛門中人還要反對神通呢?如果神通是不可以有的,是應該反對的邪魔外道,那這些佛經豈不統統都是外道典籍,邪魔經卷?這不是謗佛毀法是什麼?

    所謂神通,其實是相對於凡夫而言它是神通,很神奇,是超出了凡夫自身能力範圍的力量。但這些力量,對於諸佛菩薩,就像你我舉手投足一樣自然而然,它不叫神通,而是正常、普通。因此,反過來說,如果一個自稱佛菩薩聖者的人,沒有任何超出凡夫能力的力量,這個自稱就是冒稱,假冒。佛菩薩,必定具神通,而且是外道邪魔所不能敵的大本事、大神通。

    有人說,《楞嚴經》列舉了許多神通境界,對這些境界「若作聖解,則受群邪」,那不就是認爲神通是不好的嗎?這就是典型的亂解經義,不懂裝懂,狂惑眾生。所謂「聖解」,就是當作證聖來理解,并執著於這種自認爲成聖的理解。經中所指的「若作聖解,則受群邪」的意思,是告訴修行人,在禪定境界中,當出現各種神通幻化境界之時,不可以產生執著貪戀,一旦執著貪戀神通境界,就會給邪魔以可乘之機而妄失正道。上面所引述的《大般若波羅密多經》中也說到這個問題,佛說菩薩於各種神通境界「不著」,因達一切法自性空故,所以不著。不著,即不執著,但不執著不等於不要,不等於沒有。一個物像出現在你面前,叫你不要執著它,并不等於否定這個物像的存在。香格瓊哇尊者在他的《我不願堕地獄》一書自序中說得非常好:「神通實現皆是佛法中的遊戲三昧,是爲利益眾生相應因緣而用,佛法中爲恐弟子執著神通境界,產生執相偏見,難得般若妙諦,故佛陀教戒行者不可執著神通,歸於正知正見,而并非說佛法沒有神通。」比如你從四川成都開車走川藏公路到西藏拉薩市,你的目的地是拉薩,那麼你就要直奔目的地而去,如果你中途被理塘大草原或林芝地區的景色迷惑,就在理塘大草原找個地方住下了,在林芝流連不走了,那你就永遠到不了拉薩。所以,就要提醒你,不要執著路途中的風景,出現什麼好景色都不要停滞流連,目的是爲了讓你儘快到達目的地,但這個提醒并不是否認了理塘大草原和林芝的存在,而且也無法否認,否認了也沒有用,因爲他們就實實在在地在那裡,你要走川藏線去拉薩,就必定要經過這些地方,否認不了的。神通也就是這樣,要達到解脫生死輪迴的目的,證入法身自性,神通是必然經過的中轉現象,強行否認便堕入斷滅邪見。

佛教理論是必須的,是極其重要的,因爲學習理論是建立正知正見,而正知正見是成就的指南針,行者必須在佛法正見的指導下才能入正道修行。但不能只有理論,理論只是一個又一個的路标,如果只有路标,沒有實際的證量功夫,不能現實地超越四大假合之軀的限制,就好象沒有雙腿,永遠無法到達成就的目的地。因此,修行人對於神通,所應該掌握的重點在與執著與不執著,而絕不在於它存在與否。

    由此看來,反對神通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完全不懂佛法,佛經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裝飾品,反對神通的理由是聽别人說的。第二種是爲了護短、遮醜。第二種人大體懂得一些佛法的道理,知道成就的聖者必定具備神通本事,但自己沒有,自己是凡夫之軀,但自己又站在法師或者活佛仁波且甚至法王的位置上,怎麼辦?惟一的辦法,反對之,否認之,讓人誤以爲它的存在是個錯誤。從佛經裡斷章取義一些文句來麻痺無知的大眾,拉開反對神通的大旗,以圖嚴嚴實實地遮住自己凡夫充聖之醜陋!

   記得我老家鄰居有個智障兒,叫小唐,說他傻吧,可有時候他又鬼精鬼精的。有一次,我們幾個小朋友在比賽畫畫,畫路邊的一朵花,看誰畫得好。畫到興頭上,一個小朋友就邀請小唐也來參加。本來小唐在一旁看得好好的,一聽讓他也來畫,臉色就沉了,眉頭越湊越緊,眼睛直勾勾盯著我們的畫看了老半天,表情越來越奇怪,突然,他一個箭步沖上來,發狂似的扯爛我們的畫,又轉身一把捏碎了路邊那朵花,哇哇大哭,喊著媽媽回家了……

    否定、破壞,有時候是爲了保護、遮弊自身弱點而採取的一種手段,連智障兒都會。我同情,理解。

   但若爲遮弊一己之醜而誤害眾生慧命,用自己編輯組織的假法邪知識來阻礙眾生學到真正的解脫法門,我不同情,也不打算理解。我一定扯下你的遮羞布,露出你的原形來!

本篇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文集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