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一)

今晨,一喜歡玩鬧的師兄路過我的書桌,看見這個題目就開玩笑說:「哈哈,金剛錘都掄上了,你這是要砸誰啊?」我笑答:「砸愚癡,砸邪見!」師兄問:「為什麼不說金剛杵或別的法器,偏偏要用金剛錘?」我又答:「因為錘俱粉碎功用。愚癡邪見需粉而碎之,不留其原來形跡之遮障,正見方可朗朗而建。」

舉錘之前

舉錘之前我希望所有行者牢牢記住一個概念,這個概念是一個事實,這個事實不是我說的,而是佛陀在經藏中告訴我們的。什麼事實呢?那就是,當一個修行人,依佛陀之教奉行實踐,最後證得成就出離輪迴的時候,十方世界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愣嚴經》雲:「汝等一人發真歸元,此十方空皆悉銷殞。雲何空中所有國土而不震裂。汝輩修禪飾三摩地。十方菩薩,及諸無漏大羅漢,心精通吻,當處湛然。一切魔王及與鬼神凡夫天,見其宮殿無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陸飛騰,無不驚懾。」佛陀對弟子們說,你們當中如果有一人證得成就解脫,此時十方虛空,將全部消滅,那麼存在于這虛空中的國土怎麼可能不震裂呢?你們修習禪定,解六結,越三空,十方菩薩與諸大阿羅漢與此解脫境界契相吻合,當自湛然澄明無損無礙。但是,一切魔王與鬼神眾凡夫天,見其宮殿,無故崩塌,大地也振動而坼裂,水陸各物翻飛亂舞,無不驚懼恐慌。

那麼,面臨這樣的毀滅,魔宮成員們會做什麼呢?魔者本來就由嗔怒惱恨所生,他們當然是要報復打擊,是故鬼神天魔,魍魎妖精「僉來惱汝」,無所不用其極地阻撓行者成就,毀滅他們的道心。這就是為什麼有佛之處便有魔,因為妖魔必須破壞佛法,避免成就者出現,以維護魔宮的繁榮。無始劫來,魔王就一直與佛陀唱著這出對台戲,在三界中搶奪眾生,他派遣他的子孫,以各種形象呈現在修行人的行途中,於他們禪定時,於他們日常行持中,於他們思維時,於他們觀照中,時時刻刻在尋找機會毀滅行者的修持。從內,他們乘著喜怒哀樂利衰毀譽的業風悄悄潛入行者心頭成為陰魔,一點點吞噬他們的正知正見,機會一當成熟,便跳將出來主宰行者的一切思維使之徹底脫離道軌,甚至成為魔眾。從外,毀佛教戒,亂佛律儀,摧滅一切佛法正見的教導,這是他們最根本最首要的任務,其主要工作宗旨是:一、佔領寺廟及佛教團體機構,混入其高層,以破壞佛法的傳播。二、阻撓或破壞正知正見的佛教典籍面世,以防行者學到正法。三、阻撓或破壞真正佛菩薩化身的正宗高僧大德傳法開示,以免行者依法修持成就。

魔的毀法手段是花樣百出的,雖然在佛菩薩面前他們無以遁形,但相對凡夫眾生,有一些還算得上高明,頗有迷惑功能。但有一種人他們無可奈何,就是那種已深入佛法正見,一點一滴都依佛正見正教奉行,他擇判一切的惟一標準只有佛陀法義教戒的行者。這種行者,魔王拿他沒轍,他就像給自己套了一個金鐘罩,百毒不侵。而這種行者不是天生的,天生如此的只有乘願而來的佛陀大菩薩,這種行者是修出來的,這種行者隨時都在檢查行途上的環境安全,也就是自查知見,稍有不符教戒之處,便舉起智慧的金剛錘砸將過去,徹底粉碎之,妖魔便不得其門而入。如果修行人個個如此,波旬魔王大概會氣急攻心而滅吧。

第一次讀到《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之後,我便知妖魔要惱羞成怒,狗急跳牆,因為這本寶書帶給眾生的成就利益實在太大,如茫茫大海上一座高大的燈塔,其光明可以於黑夜之中照耀海面如同白晝,眾生依止即能清晰而快速地踏上成就的坦途。果然,寶書面世,各種渠道都傳來憤怒的嘶吼,有搬出七年前那個烏龍案的,有搬出認證祝賀問題的,有搬出神通問題的,有搬出《愣嚴經》的,名目繁多,一哄而上,目的都是一個,讓人不要讀這本書,不要走上成就的路。我聽得出來那是誰的聲音,很多真行者聽得出來那是誰的聲音,置之一笑。可惜,有些眾生聽不出來,有些行持未全入正道的佛弟子聽不出來,他們的心在動搖,他們的正見正在漸漸淡去,邪見愚見正一點一點腐蝕他們的善根。

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一位仁波且說過這麼一件事,從中國廣東省寄來的一份關於那樁烏龍案件的判決書,放在辦公室一年了,三世多杰羌佛從來不看一眼,每每提及那些八方流布的詆毀污辱謾罵,三世多杰羌佛聽了不笑不煩,眉頭都不皺一下,好像完全沒有這回事存在一樣,有一次這位仁波且著急了,總覺得這都是些需要解決的事情,翻著判決書強行念給三世多杰羌佛聽,念了三頁就被三世多杰羌佛喊停,說:「不要執著這些,把時間用在修行上吧!」轉身離開了。

三世多杰羌佛的幾個從事國際關係工作的弟子,組織了一份材料,羅列了公安進行政治宗教迫害的鐵證,準備發向全世界所有國家,卻被三世多杰羌佛制止,理由只有一句話:「眾生無明害我,難道我也無明生是非嗎?」

佛陀的境界是光明的,任何塵勞陰翳都無法沾染。但眾生不同,眾生心浸泡在是非裡,而且慣用世相是非的標準來衡量佛菩薩的行持,得出的結論往往可笑又可悲,可笑在他們混亂迷糊的邏輯概念,可悲在於這些概念將嚴重阻礙他們的成就前程,這是諸佛菩薩所不願意看到的。三世多杰羌佛帶給娑婆世界的法義太過精深偉大,我常常在想,也許末世眾生真的缺乏相應的福報學習這樣完美的佛法,才會有種種的阻障迷霧橫亙在這偉大的如來法義與眾生中間,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但無論外在情勢的好壞,一個大乘行者都應該秉承菩提之心,竭盡全力撥開眾生眼前的迷霧,竭盡全力為他們照亮腳下的行途,這就是我今天要舉起金剛錘的原因。願能上承諸佛法統加被,佛弟子們可以藉助這幾錘,清醒地知道,世相的紛擾只是一個表相,來自各方的流言詆毀也只是一個表相,我們往往需要跳出事情本身,站在整個佛法弘揚的角度,才能看清許多事情的本質,也才能從根本上查出自我知見錯謬之處予以清除,粉碎愚迷而智慧得以蓬勃,以此徹底摧滅魔障侵蝕的路徑。

第一錘

——砸世相是非

有些人很愚癡,時至今日還被七年前深圳公安製造的那起烏龍案件障礙著。是啊,法律,這似乎是個大問題,波旬的這個招數很有點力道,讓注重世相對錯的眾生很難邁過這個坎。但我要請大家推敲幾件事,那道陳固的圍牆也許就會在你心頭坍塌。

第一,     第四世多智欽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一九五八年被捕入獄到青海西寧的一個勞改農場,同時在那裡關押著一千多位活佛喇嘛還有漢地的法師。一九五八年,文革的混亂還沒有開始,按照很多人的說法,那個年代是社會狀態相當不錯的年代。我的問題是,如果中國的所有執法機構全部都是正義公道的,為什麼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和那一千多位活佛喇嘛會在監獄裡?第二個問題,如果因為有了被某執法機構抓捕這個現象就不可能是佛菩薩甚至不可能是真正的佛教徒的話,那麼蓮花生大師化身的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算什麼?那個在監獄裏得到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傳大圓滿龍欽寧體精髓法,修持不到兩個月就化虹光成就的漢地法師算什麼?那一千多位大活佛大喇嘛算什麼?

第二,     有人說,那是新中國建立初期,法制不健全才會出現這些問題。那麼好,就說現在,甘孜州五明佛學院不是被強行解散了嗎?達賴喇嘛不是依然被排斥在中國境外嗎?我的問題是,如果被某個政府反感排斥就不可能是佛教領袖或正規佛教機構,那麼五明佛學院算什麼?晉美彭措法王算什麼?達賴喇嘛又算什麼?那幾萬名艱苦求法的五明佛學院僧人又算什麼?

第三,     公元八百多年時,大昭寺、桑耶寺被關閉,小昭寺被當成牛圈使用。誰下的命令?官府。公元五百多年時,漢地有四萬多座寺廟被賜給王公作宅地,佛像經卷被毀。誰下的命令?官府。我的問題是,如果被一個政府反感排斥甚至打壓,就可以作為判斷是不是真正如來正法的標準,那麼,大昭寺、桑耶寺、小昭寺是不是應該被斷定為邪教場所?那麼,滅佛的朗達瑪和北周武帝是不是應該被改封為如來正法的堅強衛士?

幾個簡單的邏輯推理,就足以讓我們重新思考很多現實問題。

我不詆毀法律,我無比尊重法律且遵紀守法,但我不會百分之百相信執持法律的人,無論古代現代,人就是人,人不是聖,人類本身就是因貪欲而結成的欲界眾生,因此,執法的人,因其貪欲私憤而在法律的招牌下做錯事甚至害人的事多如牛毛,否則就不會有宋慈的存在,不會有提刑官的存在,不會有按察使的存在,不會有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存在,不會有廉政公署等等的存在了。如果僅憑一個執法者的外殼就認為他們是正義與公理的絕對掌握者,或者以輿論的眾寡來判斷是非對錯,這種認識是相當愚蠢的。只有事實本身才是正義公理的惟一承載體。這是就世相而言,同樣的邏輯,是否是真正的佛教徒,是否真正的聖者,這個真相的承載體,不是紛擾的世相,不是他的世俗外相經歷,不是世間輿論的任何說法,這個真相的惟一承載體,只有他本身真實的行持,他所傳授的法義。這是惟一最根本的擇決標準。

那麼具體到七年前那樁案子,就事情本身而言,暫不提到佛法的高度,僅就世相邏輯,為什麼就有人死死認定它是正義的,沒有問題呢?是法學專家高明還是你高明呢?為什麼由全中國第一流的十多位法學博士導師、法學專家們會聚在一起詳細研討這個案件之後,一緻得出結論這是一起錯案建議法院糾正呢?這個案件的專家論證意見書原文的最後總結是:「專家們認為,在大力加強法制建設的今天,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XXX刑事判決書出現如此多、如此明顯的失誤是不應該的,建議予以糾正。」這些專家絕非泛泛之輩,他們來自北京大學法學院、清華大學法學院、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上海市法學會、華東政法學院、上海市社會科學院、人民日報社、法制日報社等權威法學機構,且大多是博士導師級的法學權威!還有,為什麽法院還沒有開庭審理,報紙就已經提前刊登出了法院的審理結果呢?這不是明擺著的預謀加害嗎?為什麼這起案件的北京總負責人,那麼湊巧的就是那個1999年被三世多杰羌佛公開揭穿欺詐原形而惱羞成怒八方誹謗三世多杰羌佛,2002年被香港廉政公署起訴,香港法院以欺詐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的黃曉穗的乾爹牛平?一切都圍繞私利在轉,牛平的私心很明顯,深圳公安一部分人的私利更加易見:三世多杰羌佛的七百多張書畫已經被他們私分了。這個案件,如果依法學專家們的意見判無罪,七百多張書畫誰來退賠?這些書畫的市價現值多少知道嗎?近一百億人民幣!上有私憤要洩,下有財產要貪,還看不明白嗎?

那個「詐騙」名頭扣得有多牽強多愚蠢也看不明白嗎?被他們認定的受害人自己站出來申明從來沒有被三世多杰羌佛詐騙錢財這回事,劉娟寫了一封《發自內心的陳述》,還特意到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公證,我剛剛才又上網看了一遍這封信,網址是http://www.sunmax.com/certall.pdf;慧妮(俗名郝南妮,現已出家)也寫了一篇陳述文刊在網上,講述了她如何多次大額供養三世多杰羌佛被拒的事實,網址是http://www.sunmax.com/hao.pdf;有泰國人關維城供養總值一億三千萬泰珠(約合美金三百多萬)財產給三世多杰羌佛被拒絕的批示文,和上海人周躍、臧健供養總值三千八百萬元人民幣房產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的批示文,網址是http://www.sunmax.com/letters.pdf;還有美國TTI公司的林先生,以一千萬美金供養三世多杰羌佛被拒絕;台灣宗教人士遊先生供養180萬美元,想盡一切辦法甚至動用其他弟子遊說三世多杰羌佛接受,依然被羌佛老人家拒絕;有台灣的潘先生供養150萬美金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香港的謝潔霞供養其價值上千萬港幣的住房給三世多杰羌佛,羌佛老人家不僅當場拒絕,而且當著謝潔霞的面將捐贈書燒掉;台灣原高雄市副市長李先生在美國洛杉磯供養上百萬美元之別墅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台灣的潘先生供養美國舊金山37英畝土地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 另外一位美國的潘先生在美國舊金山購買了價值數百萬美金的前印度總領事的房子供養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美國的陳女士供養自己在洛杉磯價值百萬美金的豪宅被三世多杰羌拒絕;台灣的王燦明先生供養價值八百萬美金的土地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早在1991年,台灣的活佛恒生仁波切將他在北京投資的工廠以及他所有的事業、動產和不動產全部供養給當時住在一間連轉身都很困難的房子裡的三世多杰羌佛,同樣被拒絕。這些事跡,報紙上刊登過,網路上有http://www.ettoday.com/2003/04/26/278-1445475.htm(這只是其中一個網址),這些供養者都還健在,隨時可以咨詢查問。這還僅僅是一部分被拒絕的供養,僅就我所知,我個人至少還能再數出五十件被三世多杰羌佛拒絕供養的事實,可能會更多。不收供養,這不是我想說的主題,我想請大家思考的是,第一,一個人肚子餓不餓是誰說了算?當然是肚子的主人說了算。那麼,一個人的錢財被詐騙了沒有,是誰說了算?當然是錢財的主人說了算,以及這筆錢財到底是不是被騙到了這個「詐騙犯」手中這個事實說了算。那麼好,為什麼被深圳公安舉出的,說是被三世多杰羌佛詐騙了錢財的這些人,個個都公開說明從未被三世多杰羌佛詐騙過錢財,而且被公安指定的那一筆筆所謂被「詐騙」了的錢財一直在這些錢財主人的掌控下流動,自始至終就跟三世多杰羌佛毫無關係,可他們還是堅持說「詐騙」?思考二,數數看,僅就上面羅列的這些供養,加起來數額有多少了?不要說別的,就那37英畝土地,你知道價值多少?在離寸土寸金的舊金山市中心僅僅十分鐘車程的地方,你查查看價值多少?這件事情發生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早在什麼「詐騙」劉娟劉百行等人錢財的烏龍事件發生之前,我想請問,放著價值驚人的供養不收,卻為了連這片土地價值的零頭都不到的小錢去「詐騙」,如果是你,你會這麼神經病嗎?有人說:「這都是表面的,也許暗地裡收了更大額的呢?」你以為滿地都是比爾‧蓋茨啊?你給我弄個幾千萬來供養看看?還不用美金,人民幣就好。完全是弱智想法,業障透頂!什麼叫供養?供養就是白送,而且佛弟子供養上師是正當正該,絕對符合教戒的。白送的,為什麼那麼傻不收?三世多杰羌佛為什麼從來不收任何供養?他老人家人說過,要為那些在這貪欲橫流的末法世界修行的佛弟子們作出一個斷除貪心的表率。各位行者,不要以為這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金山銀山堆在你面前,明白告訴你這都已經是你的,白送給你的,試試看,你能像三世多杰羌佛一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直接退回去嗎?也許你能偶爾抵抗一次兩次誘惑,十次八次,幾十上百次的大筆金錢送上門,還哭著喊著求你收,你能抵抗得住?這需要多深厚的道德修養才能做到你想過沒有?是不是這種道德境界太過於純粹,太不符合如爾等之流貪欲眾生的通常心態,爾等不敢相信所以才橫加反對?或者是這種道德境界太過于純粹明亮,照得爾等貪欲橫流的小人無地自容無法自處因而惱羞成怒?如果基于這種卑劣小人心態,那我就沒什麼更多的好說了。

有一件小事很想說給大家聽,事雖小,但很說明問題,說明了什麼問題,希望讀者能自己深想。在那起烏龍案的一次開庭審理中,控方,記住,是控方,他們嚴肅地提出了一條內容以控三世多杰羌佛詐騙,說三世多杰羌佛的某某弟子曾經供養了三世多杰羌佛一千元錢,三世多杰羌佛只收取了其中一元作為表法。法官皺著眉頭問控方:「那你到底是要控告他詐騙還是不詐騙?」庭上一片嘩然。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至於輿論,那就是更加荒謬不負責任的事情。

古德白隱禪師,曾經被一女子陷害,那女子未婚生育,村裡人逼迫她說出孩子父親是誰,女子被逼得受不了,說是白隱。村人大怒,你一言我一語,火氣越說越大,認為這個他們一向尊重的大法師完全把他們欺騙了,眾人帶著壓制不了的憤怒齊聚到寺廟前,白隱禪師走出來,靜靜聽大家罵完,面無表情地只說了一句:「就這樣嗎?」然後就把孩子抱起來,回廟了。此後一年,禪師到處化緣養育孩子,還常受人輕蔑。一年後,女子終於不忍,說出了事實,孩子父親其實是鄰村一位青年。村人萬分愧疚到廟裡領回孩子,向禪師懺悔,禪師還是那一句:「就這樣嗎?」將孩子遞給他們,轉身回廟了。

我無限感佩白隱禪師的聖者德境,但同時更感嘆的是眾生的愚癡。大家好像都不愛動腦子分析事理而只熱衷群體起鬨,這就是大眾的輿論,那麼經不起推敲的事情,大家也都信得斬釘截鐵的,還一本正經地相互煽風點火,真讓人哭笑不得。尤其這種男女之事,好像最能於頃刻之間佔據好事者心態,最為庸俗小人所津津樂道,也似乎最能將聖者立刻貶為凡夫,因此,妖魔最樂於用這一爛招詆毀聖者。當年黃曉穗就是這麼辦的,就在三世多杰羌佛公開揭發了她的詐欺本質,並建議香港弟子成立監察小組監督大師館財務狀況後的第三天,黃曉穗就開始繪聲繪色編造這種下三爛的橋段到處散佈,嘿,還真管用,時至今日,黃曉穗都被香港法院以欺詐罪判刑入獄好幾年了,還有不少榆木腦袋皺著眉頭透過這些低級橋段來判斷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假,相比之下,白隱禪師那個村莊的農夫倒比他們聰明多了,至少他們不會在真相大白之後還死撐著敵對白隱禪師吧。

該如何清醒地判別這世相是非,該如何跳出世相是非輿論而直接進入佛法的真理,也就是幾個並不複雜的邏輯推理,所有事情的根底都可以看得很明白,可為什麼很多人就是思考不來呢?為什麼就死死地被波旬魔眾施放的煙霧遮障,完全沒有能力自我清醒過來呢?抑或是故意不要清醒?故意製造不清醒,以維護你魔宮的繁榮呢?

本篇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文集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