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愚人可憐

這兩個問題本不想回答,但畢竟眾生可憐,只能盡力幫助他們建立正知正見。

一.    佛法與民族

有人向我提出來,說有一種輿論,似乎覺得密法只有純正的藏族喇嘛才懂,只有藏族人才配當仁波且當法王,一說到哪個仁波且或法王是漢人,就皺起了眉頭,鼻子裡就有一種不屑的氣息。而聽到這些言論的非藏族佛弟子,也常常沒了底氣,覺得自己理虧似的。這簡直是一種愚癡至極的想法,有這種思想的人,如果是初入佛門尚可原諒,如果是老修行,就簡直不配做佛弟子,多年的修行完全是在混日子,對佛法一竅不通。

按照這類輿論的概念,應該說無論是漢族人還是藏族人還是歐美洲人都是不懂佛法的,都是沒有資格學佛法的,因為釋迦佛陀是印度人嘛,所以應該只有印度人才能懂佛法,只有印度人才有資格學佛法,是這樣嗎?佛陀傳法還會有種族差別嗎?佛陀眼裡就只有印度族眾生而沒有其他族類眾生了嗎?如果是這樣,藏族的佛法是哪裡來的?漢族的佛法是哪裡來的?鮮族的佛法、蒙族的佛法、倭族的佛法等等都是哪裡來的?佛陀說眾生都具平等佛性,卻有人認為只有藏族人才懂佛法,這完全是對佛法的歪曲,對佛陀的侮辱!

顯法也好,密法也好,都是佛的法,佛的法是為一切有情眾生而說,是為一切有情眾生脫離輪迴的大事因緣而存在,佛的法沒有種族、類別、地域、膚色、貴賤高低之分,只要是有情眾生,就有資格學習和擁有與之相應的佛法,只要是學而有成,掌握了正確的佛法知見,具有了修行人所應具備的德格乃至聖品,修出了實際的佛法證量,具有無私的大悲菩提之心,無論他出身哪一個族,他都有資格成為導化眾生的法師、阿闍黎、仁波且或法王。

很多人就是執著於形式主義的藩籬,而把自己的成就前途葬送在種種虛假的外殼中。我們要學的是佛法,不是學那些外表形式,他是藏族人也好,漢族人也好,其他什麼族也好,我們要斟酌考量的是他掌握了真正的佛法沒有。若掌握了真正的佛法,能夠解救眾生於生死輪迴,管他是什麼族類,管他是什麼身份,他就是外星人,臟乞丐,那也是聖德,也是我們應該依止的對象。而沒有掌握真正的佛法,無法解救眾生於生死輪迴,無論他漢族藏族,無論他有何等顯赫輝煌的身份地位,他都是凡夫一個,跟普通眾生沒有差別,完全不是值得依止的對象。

在漢族佛教徒中,有證量很高,掌握著實證聖量佛法的聖德,如六祖大師、普青法師、法尊法師、能海法師等等,救渡了很多眾生,但同時也有全無證量,水平極低的冒牌法師假大德,例如有個著名法師說空性就是太空中的星雲炸開了,有個所謂大法師說自己的身體比法界還大把法界包著的,還有聲名遠揚「了不起」的法師說十方世界只有釋迦佛陀一佛別無他佛,說第八阿賴耶識就是真如自性等等,愚癡淺薄到鬧常識笑話的地步!還有那些以供養錢財多少來決定其在佛教團體中地位高低的貪婪妖僧,那些身披袈裟手舉經卷,講經說法卻完全背離佛陀教戒,甚至明目張膽改革甚至廢除佛陀戒律的妖邪惡魔等等多得數不清。同樣的,藏族中有證量顯赫的大聖德,如蓮花生大師,釋迦迥乃大師,瑪爾巴大師,密勒日巴祖師,無我母大師,崗波巴大師,杜松欽巴法王,第七、八世大寶法王,宗喀巴大師,頗幫卡大師,持明赤松德真法王,日古溫波仁波且,貢嘎仁波且,降巴格西,多智欽法王等等等等。但也是同樣,藏族佛教徒中還有很多虛有其名的假聖人,例如有那麼一個地道的藏族人,而且是一個身份地位相當崇高的藏密某派法王,當他經歷了一點世俗壓力的時候,竟然產生闡提因種,殊不知這一念生出之時,已經下了地獄種子因,他本來就不是該派前代真法王的轉世,除了依葫蘆畫瓢學了一些傳承經教皮毛,裝了滿腦子錯誤知見外,毫無實證境量,且滿心狹隘的我執凡夫境界,不僅是凡夫,還是凡夫中的差劣者,依止這種意破佛門第一重戒而犯五毒惡罪的人,我們能從他那裡學來什麼?學他的痛苦?學他的羸弱?學他的悲傷?學他的陰暗?學他的心魔?還不用刻意學,只是依從這種人便已經犯下密乘根本十四戒,必須與之同墮地獄,想學佛成就結果學到了十七層「三時極感石磨地獄」中受無數兆億年的無間大痛苦,到了那地方,真不知還有誰會去崇拜這種借用「正宗血統」僥幸鑽入法王袍的凡胎穢物?另一個地道的藏族人,也是地位崇高的一派宗師法王,名聲響徹全球,卻公然在他的著述中說佛經是佛陀寫的,連初入門的小哲巴都知道佛經是五百羅漢集結而非佛陀所寫,一個法王宗師竟然鬧出這種常識笑話,依止這種水準的人,眾生又能學到什麼?再如他滿懷的嗔恨,就因為他自己行為的不如法而受到真正聖德的冷遇,便公然叫囂要將滿載佛像的寶典佛書扔進垃圾桶;因為他自己做某事失敗卻遷怒於護法,竟派人砸毀了護法像!這嗔毒破戒劣徒,地獄的烈火已經燒到他的腳下了,眾生怎麼能依止這類地獄種性的人解脫?這些人都是正規藏密宗派的領袖人物,從外表看無論哪方面都是那麼地道,擺起架勢來比誰都老練,修法儀軌,搖鈴打鼓,藏文誦經,持咒結手印,樣樣齊全,但那如演戲般的妖麗動作又能怎麼樣?他們根本沒有掌握真正的佛法,他們無力從輪迴中解救眾生,甚至連他們自己都沒有學懂佛法,徹底無法解脫,那些華麗光鮮的外在形式拿來有什麼用?

所以說,理論知見正確與否,掌握佛法證量與否,這全在於個人的實際修為,聖凡之別在於自身證量,跟身份地位民族等表相沒有關係。其實這類概念我一直在講,可依然有很多人被邪愚之見侵蝕過久,未能從心底裏徹底剝開形式主義的假殼。因此,希望大家能真正明白,我們在擇法的過程中,所需要鑒別的唯一只有『是否掌握了真正的理論實證聖量派佛法』這個關鍵,而不是任何其他外在形式。佛菩薩再來的聖者們降生在哪一個族類,那是隨眾生的因緣而緻,聖德們有能力從輪迴中解脫眾生決然不是因為他們具有了某個民族的血統,而是因為他們真正掌握了實證聖量派佛法。

如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那是任何一族之法都不能望其項背的無上偉大實證聖量佛法,不說別的,僅『藍臺印證』兩個雕塑,便讓狂妄冒稱的假聖者偽佛教徒膽寒心顫,不敢正目登台印證,所以至今為止無論什麼宗派的高士能人哪個敢來?為什麼他們個個面對『藍臺印證』汗顏卻步?哪怕兩千萬美金的鼓勵依舊無人敢試身手,因為那種聖量實在是自己口袋裡沒有的東西,掏不出變不來啊!對此,喜歡帖民族標籤的人作何感想?你到是說說哪個族才有最真的真佛法?也許你依舊不服,嗤之以鼻,堅持認為自己的師傅才最了不起,那行,我可以請設立『藍臺印證』的機構公開邀請你師傅前來印證,一切旅途食宿費用你們不用負擔,而且只要你師傅能拿出本領來完成藍臺的成就,我保證他穩妥領得兩千萬美金,並尊奉他為大菩薩轉世。但可惜,我可以量定你師傅無論平時如何滔滔不絕似有三頭六臂,只要站在藍臺面前,他將徹底現出凡夫相,束手無策,毫無智慧,做不出來!凡夫就是凡夫,遇到佛菩薩的聖證量,原形就會現出來。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無聖可及的,一個小小的例子即可說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附議,由幾十位正宗藏族血統的藏密各派高僧大聖德發起,請問咱們藏族佛史上哪一位大德法王仁波且得到過如此廣泛全面的認同?誰能從古今中外再找出一位來?對此那喜歡帖民族標籤的人又作何解釋?最重要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彈指之間讓眾生起死回生,兩小時之內讓普通眾生進入虹光身境界,任運生死於反掌,找遍整個娑婆世界,還能找出誰有這種證量?在這麼偉大驚人的佛陀聖量面前,只有白癡才會把民族看得比佛法更要緊。

請各位行人記住,第三世多杰羌佛、釋迦佛陀、十方一切諸佛的全部佛法裡,沒有任何族類差別,只有唯利眾生的佛陀光明境界。無論哪一個民族,哪一種膚色,哪一個階層的眾生,隨其各自因緣,都有資格成為佛弟子、成為具量者。而所有的佛弟子,只有修行與證量的層次差距,沒有任何世俗種類族群之貴賤高低!

二.佛陀與區域

在某論壇,有人發出這樣的責難:第三世多杰羌佛既然那麼厲害,為什麼不留在家鄉,連家鄉父老都不管了嗎?

我想這個人不應該首先質問第三世多杰羌佛,而應該先質問釋迦佛陀,質問蓮華生大師,質問達摩祖師,質問阿底峽尊者,質問密勒日巴祖師,質問東渡日本的鑒真大師等等無數聖者祖師們,他們個個離鄉背井,八方傳法,為什麼不留在家鄉,連家鄉父老都不管?尤其是觀世音菩薩,他老人家成佛之前還不是我們這個地球的眾生,跑那麼老遠來到地球娑婆世界渡眾生,您原來那個世界的眾生就不管了嗎?

這可憐的人兒,徹底的不通經藏,你把緣生法起弄懂就不會鬧這種癡見笑話了,這是多麼愚癡罪孽的眾生啊!佛陀們,菩薩們在何處渡眾生,是隨眾生的法緣而定,故而佛法中為無緣不渡。某地眾生與該佛陀或菩薩的法緣於某時成熟,佛菩薩便當於那時前往那一處渡脫那一方的眾生。某處眾生法緣盡了,佛陀或菩薩自當離開某處。如釋迦佛陀滅渡,是由於娑婆眾生的法緣已盡,佛陀當與新的緣起相應,釋迦佛陀才離開了這個世界。佛陀沒有管誰不管誰的凡夫分別行為,所有六道眾生都是佛陀的親人,都是佛陀要渡脫的對象,但法緣成熟的時機有所差異,一切渡生法度都當依於因果,順於時緣,方可真正達到救渡的目的。因此,佛陀渡生沒有區域性的差別,佛法在哪一族類中弘開,全在於眾生的因緣成熟與否,一切盡在佛陀的大悲觀照法緣之中,劣智凡夫憑藉自己的意識去猜渡以至愚癡惡語,只是為自己種下深重的罪業之因而已。

本篇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文集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