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摘引正信居士的文章 ‘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以下是在網上無意閒看到的一篇文章,作者為正信居士,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正知正見正念,這才是修行人應該想的,應該做的。

從收看電視節目聯想到學佛受用

佛菩薩悲憫衆生,佛光普照,每時每刻、無處不在,不斷加持着衆生,但是爲何能真正得到加持的衆生就那麽少呢?

有人學佛學了一輩子沒有什麽受用,到頭來還是一身病,臨終時依然沒有任何往生極樂的把握。

有的人學佛後感到許多事情依然不順利,不順心,家庭依然不和,孩子依舊不争氣,想發财也沒發成,想升官也無望,生活中總是有那麽多磕磕碰碰不順心,于是,他們開始懷疑佛菩薩真的存在嗎?開始懷疑佛菩薩的不會保佑他們,于是放棄了學佛,甚至見到佛菩薩法像也不想禮拜了,開始放任自己,肆意造業;

有人還好,懷疑歸懷疑,但還能堅持念念佛号,還能做些施舍等善事,他們期望,雖然目前沒有感受到佛菩薩的“威靈”,但既然大家都這麽做了,我也做做也許有用呢?抱着一種曉幸的心裏走上了所謂的修行學佛路。

種種衆生,種種心态,種種行爲……大家都期望得到佛菩薩的保佑,大家都想用最少的投入得到最大的回報。天下真有這麽美的事嗎?

曾有一次在寺院裏看到這樣一對夫妻,他們兩口子帶了許多供品到寺院供養,看着他們那麽虔誠上高香,上供品,禮拜。我心裏不禁贊歎“好呀”。過了不久,我們剛好一起下山,在山腳路邊躺着一個約莫70多歲的老人,看上去挺可憐的,我随手從口袋摸到零錢做了布施,但是走在我身邊的那個女卻說了一句讓我震驚的話,她說,“我告訴你呀,從寺院出來時不能給乞丐錢的,那樣我們的功德就都轉到他身上去了”。

我懵了,真不知道該怎麽樣答她,只好說“随緣吧”。但我心裏突然感到很痛,這真的是一對虔誠的佛子嗎?他們究竟想向佛菩薩求什麽?他們這樣的心境能求到佛菩薩的加持嗎?

于是我們邊走邊聊,才了解到他們夫婦結婚多年卻一直未能生育,聽說這寺廟菩薩很靈驗,乘今天初一想上上香,做些供養後,求觀世音菩薩給送個子。

我不禁問“你感覺能求到嗎?”,

女的說,雖然我們求了兩年了還沒有求到,但我相信,我們這麽虔誠求,在家裏天天上香,上水果,每天念1000多遍“阿彌陀佛”佛号,每逢初一十五都到廟裏來禮拜,最終一定會求的到的。

我又問“那你能告訴我你依據什麽來确定你這樣做,就是虔誠?”

女的反問,還有更虔誠做法的嗎?

我答“其實呀,虔誠在心不在表,真正的虔誠是依教奉行,佛菩薩叫你戒殺生,你戒了嗎?叫你修好十善,你修了嗎?叫你要布施、忍辱你做到了嗎?叫你時刻慈悲衆生,你心裏有嗎?……如果你都沒有做到,你就不是真正的虔誠。”

也許世間人大部分的心态都像這對夫婦吧。買一些水果什麽的到寺院上供一番,就想求得全家平安,一切如意,要求的多的很……這是何等“一本萬億利”的買賣呀。真有這麽美的事嗎?

由此,我又想到收看電視的問題。大家都知道,要看到清晰、精彩的電視節目必須有以下幾個要素:1、必須要有一台好的電視機,2、要把電視機頻道不斷微調到與自己所要看的電視台發射信号相一緻。3、閉路線不能受干擾。

學佛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我們是否在學佛修行的道路上經常問自己,我是個法器嗎?(猶如一台質量好的電視機,黑白電視機永遠收不到彩色的節目。)我的身、口、意三業與上師、佛菩薩完全相應了嗎,我依教奉行,嚴守戒律了嗎?(電視機頻道微調的問題),我的心被外界干擾了嗎?如果這些問題我們自己都無法回答好,則我們在學佛修行的道路上似乎得不到佛菩薩的加持,就如電視機收不到清晰的電視信号一樣,我們能怪誰呢?其實并非佛菩薩沒有加持我們,佛菩薩加持無處不在,是我們因爲我們的業障、我們修行的不如法,才顯得無法接收到這種加持力

由此,我又想到一個佛法的公案。說的是一個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在山洞裏整整修了40餘年,可是這40年裏,他既沒有見過彌勒菩薩,連夢見彌勒都未曾有過。他開始懷疑自己不是修這個法的料,就很失望的下山了。走到山腰,他看到一頭狗,一頭身上多處糜爛的“癞皮狗”躺在樹下,顯的非常痛苦。他悲心頓起,就想救這只狗,可是當他靠近這只狗時,狗身上發出的惡臭,使他要作嘔。于是,他還是走他的路。可是他走了幾步後,心裏很痛,想,我怎麽能看着這樣一只這麽可憐的狗不理呢?于是又回頭,走到狗身邊,可剛彎下腰,那惡臭使他實在無法忍受,行者就對狗說“狗呀狗,不是我不悲心,不救你,你實在臭呀”,走了一段路後,他的念頭又轉了“我這還是修彌勒大悲的行者嗎?”,于是他快步跑到狗所躺的樹下。他看見狗身上糜爛處已經有許多蟲了,他想我如果把這蟲撥開,蟲沒有肉吃,也會餓死的,如果不撥開,狗的病永遠不會好,如果用竹簽撥,蟲會痛。怎麽辦呢?他終于想到辦法了,把自己身上的肉割下來給蟲吃,用自己的舌頭把蟲舔到肉上,這樣蟲子也不會痛,狗也得救了。當他把舌頭伸向狗身上糜爛、生蟲的地方時,他聞到了一股香味,舌頭舔到了一塊完好的肉,當他擡頭看時,他傻眼了,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彌勒菩薩老人家。

他激動的号啕大哭,哽咽的說“彌勒菩薩呀彌勒菩薩,你老人家怎麽不早點現身呀”彌勒菩薩慈悲的說“孩子,在你進山洞的第一天起,我就在你身邊了,你朝東拜時,我在你面前,你朝西拜時,我還是在你面前,你看我的身上還有許多你吐的痰呢。只是因爲你的悲心還沒有起用,業力太重,自然無法見到我了”。彌勒見行者半信半疑的,接着說“這樣吧,你把我背在肩膀上,到街上走一圈,看看有誰能看到我。”。于是,行者背起了彌勒菩薩來到了鬧市,他每看到一個人都問“你看到我肩膀上扛着彌勒菩薩嗎?”,許多人罵他神經有問題,只有一個業力較輕的老太婆說“我只看到你肩膀上有一只狗呀”。

我每次聽到這故事就有種想哭的感覺。我爲自己的業力而哭,我爲衆生的愚癡而哭。我們無始劫來的業力就像一塊厚厚的黑布蒙住了我們心靈和眼睛,我們又豈能看見什麽?我們以爲自己眼睛明亮,其實在法界實相面前,我們跟瞎子又有什麽區别?我們常爲沒有看見過佛菩薩而懷疑、甚至否定佛菩薩的存在,這又是何等的愚癡呀!我們自己沒有堅守戒律,依教奉行、沒有如法修行,得不到受益,卻怪罪佛菩薩不保佑我們,這又是何等的罪過呀。

諸位行者,我們該醒醒了,我們應該每時每刻問自己“我依教奉行了嗎?”

本篇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文集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