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聖跡 – 聖跡八

實在神奇! 金箍棒從天而降!

轉載自洛山磯時報二00五年三月五日記者楊慧君報導

一支放光金箍捧從天而降直立大地,神奇極了,就是沒有看到孫悟空,難以科學解釋,像這張照片中的景像是記者當時拍到的真實現場。

這是在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記者有幸到洛杉磯顯宗暨密乘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的甘露衣缽壇場禮佛,壇場內正中供奉的是長壽佛唐卡,身珊瑚紅色頭頂是綠色的光環,左右為麻哈嘎拉與吉祥天母密宗護法菩薩,壇場的另外一邊是綠度母壇城立體唐卡,度母全身綠色坐於雲端,二十一尊度母嚴飾法威排列主尊身後,大梵天王(四面佛)及天龍八部在前及兩旁威神護駕,另一邊則為仰諤大法王弟子的幾間關房。

禮完佛後大約是下午三點多記者步出內壇場正門,門外綠草如茵,池水川流,大樹昂立,外壇場亦如是美麗,此時記者看見陽光明媚,蔚藍天空雲彩變化感覺甚為奇異,一片祥瑞之象,於是隨手拿起相機拍攝壇場正門口天空聖境,就在這時瑞風吹起,隨著雲海波動,說時遲那時快,就這麼一下從天空藍色天頂間插下了一根強力輝光耀眼的紅色擎天柱金箍捧,擎天柱有碗口粗大,柱子向四周發放出強烈並清晰可見的銀白色放射性豪光,這擎天柱就直立在我的面前,猶如百萬丈高的大型日光燈管,直透天頂,在強力的太陽光下,其光度遠遠超過太陽光數十萬倍,完全是一個活生生的物體在我眼前,這支光柱面對佛堂的正門中央,光柱自空中直下地上,紅光慢慢散發遍灑內壇場門口,當時我全呆了,等回過神來,立刻按下快門,從鏡頭中看到關上門的壇場門口有許多圓形物懸浮,光柱周遭有放射狀的光絲,光線極強,其中一個綠色法輪巨大搶眼,在上下左右旋動,如大法王平時所用的金剛輪一個樣,想來此一定非普通聖處,若不然,怎會有此瑞象境顯,而這瑞象之拍得完全是在看得清清楚楚自然而得,可惜仰諤大法王並不在此地,也無人通知記者有何瑞象,完全是記者自己信步一人在外壇城欣賞風景時發現天降異象擎天金箍棒從天降下時所拍的聖蹟。我為此,通過關係在電話中請示大法王開示這次表法是代表甚麼因緣?大法王說:「我是一個慚愧之身,有甚麼功德表法哦!佛陀的偉大,才是你們應真心誠意去面對。」

金箍棒再度從天而降 女記者昏厥

轉載自台灣日報二00五年三月二十五日記者楊慧君洛杉磯報導

洛杉磯時間二00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放出巨大紅光的『金箍棒』,再度從天而降直立大地!其光度之強,遠勝太陽。它出現時,太陽立時發出五彩光環,更神奇的是,天空雲層間竟出現奇特的藏文字母。記者現場拍下了真實情景。早在三月五日的洛山磯時報上,已刊登過關於天降『金箍棒』的報導,那是記者於二月二十八日,在位於洛杉磯的顯宗暨密乘總持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的甘露衣缽壇場,突然見到一根耀眼奪目且粗大放著紅光的通天棒,似如孫悟空的金箍棒,其四周散發出紅色放射性豪光,從藍色天空直插大地,面對大法王佛壇正中央大門,似有百萬丈長度,無法估量,當場被記者拍下並報導。記者在電話中向大法王請示這一因緣,是法王何種功德的表法,大法王未多做解釋,只說:『我是一個慚愧之身,有什麼功德表法哦,佛陀的偉大,才是你們應真心誠意去面對的。』

但記者總覺得這其中奧妙非凡,此甘露衣缽壇場定非普通聖處,尤其聽出家僧人說此棒哪裡是凡間的東西,便很是後悔當初應試著抱住金箍棒,或許能得到奇異的好運。於是,為了繼續觀看這一幕,記者特地在壇場關房住下,每日拿著相機期待天空再現這一奇景,可惜每天都是失望。三月二十一日,南加州天氣晴朗,中午,記者信步走到壇場後院想曬曬太陽,門外綠草如茵,池水澄碧,記者坐在池邊仰望天空,卻見雲層排列井然有序,十分吉祥,這與二月二十八日拍到『金箍棒』前的瑞相類似,於是立刻取出相機,並拍下了天空的祥雲,此時台灣來的吳秀英亦走上庭園。不知過了多久,記者開始覺得眼前冒著五顏六色的金花,天空中雲在不斷變化,突然,一根帶有紅光的擎天柱從藍色天空徐徐降下,直插在甘露壇場的正門中央,離我的面前大約十幾米遠,耀眼明亮無比,太陽的光芒被大幅度吃掉,而且開始變色,太陽周圍呈現出五彩光環,天空的雲朵也頓時變成了紅黃藍綠紫的五彩祥雲。『唰!』的一下,壇場的房子變成了紅色。我心中極度的激動無法按奈,喀嚓一下按下了快門。此時我唯一的想法是:「機會到了,趕快衝上去抱住它!」就在啟動念頭這一剎那,這通天金箍棒放出更強烈的光來,我只覺得眼前一片空白,什麼也不知道了。當我醒來時,大家正在拼命喊我的名字,給我灌熱水,據大家說,我是已經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徹底清醒後,我們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將照片印出觀看,當時在壇場的關珠發現照片上雲層中有密宗護法金剛頭像,彭郁雯則發現,在照片上方,就在『金箍棒』的右邊雲層上端,有三個奇特的文字狀物,呈白紅藍三色,十分清晰。經查閱後得知那是『嗡、啊、吽』的藏文字,代表佛的三密,為佛菩薩體性。在場的還有吳秀英、葉桂蘭、彭億鈞、彭億博、陳佩君、王雅玲、劉慧婷等人都一一觀看,無法理解這一奇異現象。這一奇特現象的出現,讓很多人雲集在這裡,在眾人的議論中,有讚嘆,有激越,有人質疑問,為什麼兩次拍到『金箍棒』的人都是我而不是別人拍到?我不禁感到難過,更覺得人的可憐。我從事新聞工作數十年,以尊重事實為原則,這是我的職業品德,也是我的為人準繩。至於你們要如何曲解我的形象,我只能以這種最大眾通俗問心無愧的方式來告訴你們,記者在此文中公開發誓:「我是真真實實看到甘露衣缽壇場的大門正中有紅光棒自天而降,是我親自用相機拍下此一情景。若有半點虛假,就讓我一世於顛沛流離的苦難中掙扎。若為真實,便希望我與見此文者同享平安幸福,更希望由我的筆下,為更多的人帶來真知灼見與人生的順暢吉祥。」

其實我對這種現象也很難理解,也疑惑,認為這是一種外星人的什麼測度,或者是現代高科技的什麼試驗,要不然就是陽光的折射形成的光柱,但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又會出現佛教的種子字呢?有什麼高科技竟然能發出近兩呎粗大的光柱竟比太陽的光還強呢?為此,我再度打電話給大法王,問他曾經見到過這種聖境沒有?大法王說:『我慚愧啦,沒有見到過聖境,看到的都是幻境。』我覺得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兩次見到這一聖跡,大法王雖然是巨聖,可惜兩次聖境他都錯過了。